切换到宽版

[资讯] 埃菲尔铁塔重新涂装或许恢复最初的颜色

微信扫一扫到手机

随时看帖、分享到朋友圈

小编教你如何扫二维码>>
阅读:510 |   回复:1
 
发帖
415
精华
1 篇
绿叶
417
小红花
124
法国官员正在考虑将这座纪念碑重新带回原来的颜色,一种明亮的红色(威尼斯红)
这项为期三年的计划将于十月开始,并将持续到2021年,这也是一项更大努力的一部分,该项目将增加安全设施。

埃菲尔铁塔历史小回顾

    埃菲尔铁塔于1889年为巴黎世博会而建,原计划在建成20年之后拆除,但是后来得以保留下来。每7年对高达324米、重达7300吨的埃菲尔铁塔进行重新粉刷,是铁塔设计师居斯塔夫埃菲尔(GustaveEiffel)遗嘱中的一项要求。

    埃菲尔铁塔经历多种颜色变迁

    埃菲尔铁塔曾被粉刷成红棕色、赭褐色、黄色、棕黄色和深红色,直到1968年被主管方确定为目前的颜色。埃菲尔铁塔管理公司总经理让贝尔纳布罗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最适合埃菲尔铁塔的颜色,是它最优雅的衣装。这是在过去40年间所有热爱埃菲尔铁塔的人告诉我们的,因此我们决定将一直使用这种棕色。”

    埃菲尔铁塔涂装工程浩大

    最近的一次是2009年,时值埃菲尔铁塔诞辰120周年,这是埃菲尔铁塔的第19次油漆,此次工程将由25名油漆工耗时18个月完成,总共将使用1,500把刷子和滚筒以及60吨防腐涂料。对于25万平方米的塔身进行修缮预计耗资约4百万欧元。整个工程于2010年秋竣工;埃菲尔铁塔使用的油漆非常关键,这种油漆的颜色十分独特,由三种不同色度的褐色构成,底部是深褐色,顶部是浅褐色,它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叫做“埃菲尔铁塔棕褐色”。铁塔的设计者埃菲尔先生当初交付图纸时就曾说:“只有适当的油漆,才能保障这座金属建筑的寿命。”

    由于埃菲尔铁塔建筑复杂,所以至今都要用人工油漆。油漆本身都是用专门材料制成,其寿命比其他的油漆寿命更长。由于铁塔构架庞大,人工数目不能太多,一般在25人左右,工人们先用砂纸打磨钢架,刮掉老化的漆皮,并刷上底漆。随后,工人们把调好的油漆一点点涂到铁塔上去,这是保护埃菲尔铁塔的重要一环。工人们要把油漆涂到铁塔的各个部位:向阳的一面、朝阴的一面、顶部迎风的一面……难度最大的是顶部铁塔的死角处,人们只能弯着身子、或者倾斜着身体进行工作。虽然都带有安全绳索,不会有太大的生命危险,但是按工人们的话说:“油漆这座美丽的铁塔确实是一项艰苦的工作。”

    揭秘埃菲尔铁塔涂层

    因为恶劣的天色和其他环境因素会侵蚀埃菲尔铁塔的涂层,按期粉刷非常重要。用于粉刷塔身的60吨油漆终极只能剩下大约10吨。目前铁塔总共粉刷过18次,颜色从最初的“威尼斯红”到各种黄色,再到今天的埃菲尔铁塔棕褐色。“埃菲尔铁塔从1968年以来一直采用同种颜色,”埃菲尔铁塔治理公司SETE的总裁Jean-BernardBros先容道。“艺术家、摄影师以及所有热爱埃菲尔铁塔的人都以为埃菲尔铁塔棕褐色是最合适的颜色。”

    埃菲尔铁塔其涂料究竟是什么?到底什么样的涂料才能让埃菲尔铁塔持久常新,据相关人士解读,笔者大概了解到埃菲尔铁塔表面涂层涂料为醇酸树脂防腐涂料,其主要为成膜物质的合成树脂涂料。醇酸树脂是由脂肪酸、二元酸及多元醇反应而成的树脂。生产醇酸树脂常用的多元醇有甘油、季戊四醇、三羟甲基丙烷等;常用的二元酸有邻苯二甲酸酐(即苯酐)、间苯二甲酸等。醇酸树脂涂料具有耐候性、附着力好和光亮、丰满等特点,且施工方便。但涂膜较软,耐水、耐碱性欠佳,醇酸树脂可与其他树脂配成多种不同性能的自干或烘干磁漆、底漆、面漆和清漆。

    笔者了解到工业上生产醇酸树脂,根据原料不同,可分为脂肪酸法和醇解法两种。前者用的是脂肪酸、多元醇与二元酸,能互溶形成均相体系在一起酯化,缺点是脂肪酸通常系由油加工制造,增加了生产工序,提高了成本。后者是用多元醇先将油加以醇解,使之在与二元酸酯化时形成均相体系,可制得性能优良的醇酸树脂。在缩聚工艺上又分为溶剂法和熔融法两种。如在缩聚体系中加入共沸液体以除去酯化反应生成的水,则称为溶剂法;不加共沸液体则称为熔融法。溶剂法的优点是所制得的醇酸树脂颜色较浅,质量均匀,产率较高,酯化温度较低且易控制,设备易清洗等。但熔融法设备利用率高,比溶剂法安全。

    埃菲尔铁塔于1889年为巴黎世博会而建,原计划在建成20年之后拆除,但是后来得以留存下来,并且每7年重新粉刷一次。醇酸树脂防腐涂料能提供最佳的光不乱性和耐候性、高着色力以及耐化学性,此外还具有极高的性价比。
发帖
1220
精华
7 篇
绿叶
25
小红花
1712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4-04
我始终弄不明白,人家的醇酸树脂就可以在户外防腐蚀那么长时间,而我们国家的醇酸树脂确只能作为低档防腐漆使用,实践也说明只能耐那么长时间,这个问题值得我们防腐蚀施工企业和涂料生产企业都值得思考。